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郭德纲大徒弟(郭德纲喜收俩新徒弟)
郭德纲大徒弟(郭德纲喜收俩新徒弟)

6月6日,是德云社龙字科招生直播的答谢会。郭德纲在直播中回应了诸多外界关切的问题,比如女学员问题、鼓曲社问题、后续教学问题以及下半年的一些工作安排等,其中我最为关注的,是郭德纲收了个新徒弟。

章九徕

郭德纲新收的徒弟不是新人,而是小有名气的章绍伟。他与搭档孔挚杰在2018年的综艺节目《相声有新人》中与郭德纲熟识,并随后加盟德云社。

章绍伟和孔挚杰的相声比较油腻,但是德云社的粉丝爱屋及乌,曾经也给了他们很多关注,但是在今年情人节前夕,他发了一条令人不适的博文,引起轩然大波,招致德云社粉丝纷纷唾弃,并被内部停演。

复出以后,章绍伟有所收敛,但是长时间形成的风格,很难在短期内彻底改观。为了重塑舞台形象,章绍伟又出奇招:与孔挚杰裂穴,选择与李九春组成新搭档,且互为捧逗,又玩出了新意。

抛开个人品行不谈,单论才华,章绍伟在相声创作和影视编剧方面都有独到之处,为德云社演员参加综艺创作了不少相声剧本,同时也是德云社即将上映的情景喜剧《德云瓦舍》的编剧之一,这应该是郭德纲看中他的原因。

于是,一个有情,一个有意,章绍伟就拜入了郭德纲门下,正式成为郭氏弟子,得艺名章九徕。“徕”有招揽之意,正符合郭德纲收他的本意;同时,也有告诫的含义,别再张口就来了吧……

问题是,章绍伟此前有相声门的师父,而且不是外人,正是郭德纲的大师兄,侯耀文顶门大弟子贾伦。

自侯耀文去世,与侯耀华结怨以后,郭德纲与师兄弟们往来很少,仅与张继平、杨进明等有限几人保持联系。在公开场合,郭德纲与贾伦几乎没有互动,而且在郭德纲与侯耀华的争端中,贾伦一向是明确支持侯耀华的,可见郭德纲与贾伦之间,不仅仅是没有联系那么简单。

郭德纲此番将贾伦徒弟收入门下,章绍伟正式成为了别人口中的“叛徒”,同时也为郭德纲与侯耀华之间的恩怨,又加了一点料。

孔九典

在章绍伟公开发文拜师时,前搭档孔挚杰紧随其后,同样发文称,已拜入郭德纲门下,得艺名孔九典。

孔挚杰与章绍伟一起进入德云社,性格低调,为人谦和,是师兄弟口中的“老实人”,但是他也大有来头。

北京相声界,曾经有“南城郭德纲,北城张伯鑫”的美誉,而这位张伯鑫就是孔挚杰首开山门,公开收下的二徒弟,孔挚杰的“挚”,取之于张伯鑫时任班主的“挚友相声社”,也是张伯鑫徒弟们的排字。

当年,张伯鑫与郭德纲齐名,并加入了郭德纲创立的“德云相声联盟”,堪称郭德纲当时同一战壕的战友;可惜,张伯鑫个人的骚操作太多,断送了大好前程,现如今只能委身于高晓攀的嘻哈包袱铺,带带新人。

在2018年的《相声有新人》节目中,张伯鑫的新人搭档第一轮表现一般,郭德纲正在犹豫之时,他抛出一句“您瞧我了”,令人唏嘘,这是把老脸给卖了。在第二轮的PK环节,遇上孟鹤堂和周九良,在明知必败的情况下,又抛出一句“我们让了”,意欲退赛,可算把老脸丢尽了。

现如今,张伯鑫摆知收下的徒弟,公开改换门庭,拜入郭德纲门下,恐怕得把他老人家气到胃疼,梦中都得大骂一句“欺师灭祖”的叛徒。

郭德纲的无畏

郭德纲,这两年是收敛了锋芒,极少与同行结怨,特别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同行,都是惹不起躲着走,但是对于影响不到自身前途,最多私下里发发牢骚的那些同行,他依然我行我素,丝毫不为所动。

就拿侯耀华及其徒子徒孙来说,空有侯氏相声传人的名号,却没有拿得出手的人和作品,在业内也没有话语权,仅剩下一副空壳;只待侯耀华百年之后,一众人等就会树倒猢狲散,各自奔前程了。

十年以后,谈及侯氏相声的传人,那得是侯宝林先生的长子长孙侯震,还有侯宝林相声的再传弟子郭德纲。别抬杠说侯耀文不是侯宝林徒弟,侯耀文名义上的师父是赵佩茹,可那是赵先生大徒弟代拉的,实际上还是跟父亲学的,所以郭德纲就是侯宝林的再传弟子。

郭德纲现在将侯氏门人纳入自己门下,那也算是为侯氏相声留住血脉了,未来也算是大功一件,毕竟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。

至于张伯鑫,只是相声史上的一个符号,代表了一段很有意思的往事,仅此而已;有了他,饭桌上可能多一点谈资,少了他,正好多吃两口菜,多喝一杯酒,完全可有可无,郭德纲怎么会顾忌他的感受?

太仓市城厢镇瑞详居饭馆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城厢镇致和塘西路60-5号,60-6号